當前位置: > 主頁 > 相關著作 > 正文

《向日葵》 中文版前言

時間:2014-08-12 13:07 來源:未知 作者:潘光 閱讀:
  《向日葵》  中文版前言


 
《向日葵》的中文版終于問世了!我可以對西蒙·維森塔爾先生的在天之靈說:“你的又一個愿望實現了。”
西蒙·維森塔爾是國際知名的學者,社會活動家和反法西斯斗士。他本人是納粹大屠殺的幸存者,而他的親人中有89人在納粹屠刀下慘遭毒手。 1947年,他懷著對法西斯的深仇大恨,在維也納創辦了專事追蹤納粹戰犯的猶太人文獻資料中心。 1977年,他又在美國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西蒙·維森塔爾中心,其宗旨是繼續追蹤殘存的納粹戰犯,并組織揭露法西斯罪行的宣傳教育活動,開展對納粹大屠殺的系統研究。 總部設在洛杉磯的該中心在美國和世界各地擁有數十萬會員和聯絡會員,并在世界許多大城市建立分部。 在中心的會員和支持者中,有許多著名學者、實業家、政界人士和藝術家,其中不少人是納粹大屠殺的幸存者、受害者及其親屬。
60多年來,由于西蒙·維森塔爾及其朋友們的努力,已有上千名納粹戰犯,
包括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殺人魔王”阿道夫·埃希曼等人,被送上了審判臺。 為了將逍遙法外的納粹罪犯繩之以法,西蒙·維森塔爾中心進行了大量艱苦細致的調查取證。西蒙·維森塔爾認為:“找出證人與抓住罪犯一樣重要”。在他的努力下,一個證人網絡在全球范圍建立起來。 一旦需要,證人們便從世界各地趕來指認納粹罪犯。中心還將納粹戰犯名單分送各有關國家的政府,并派代表去這些國家宣傳游說,督促司法部門對戰犯起訴。 1979年, 西德議會內一些人想以立法手段限制對納粹戰犯的起訴,中心即派代表去西德,會見了包括總理在內的各界人士,排除種種障礙,終于挫敗了這一企圖。 也是由于中心堅持不懈的工作,美國設立了專門審查納粹戰犯的特別調查辦公室,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修改了不允許對戰犯起訴的法律,連一向行動遲緩的英國也發表政府調查報告,宣稱要追查納粹戰犯。蘇聯解體后,一些前蘇聯地區國家以平反錯案為名釋放在大屠殺中施暴的罪犯,中心即提出強烈抗議,最終迫使這些國家將罪犯再次收押。隨著大多數納粹戰犯入獄、年邁、死亡,西蒙·維森塔爾中心開始將工作重點轉向大屠殺研究和教育,努力與各種否定大屠殺、否認歷史的理論和活動作斗爭,使子孫后代永遠牢記這一歷史悲劇。
    西蒙·維森塔爾中心與中國有許多合作。我和我的團隊與他們的合作始于20年前。1989年,西蒙·維森塔爾中心副主任亞伯拉罕·庫珀訪問了我們猶太研究中心,雙方達成了進行合作的共識。1991年,我們首次將西蒙·維森塔爾中心制作的納粹大屠殺展覽引進中國,并附設了一個有關大屠殺期間猶太人避難上海的展覽會,在國內引起轟動。同時,由西蒙·維森塔爾中心組織的美國猶太名流代表團訪問中國,受到中國領導人的接見,為推動中國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系發揮了重要作用。不久后,中以兩國在1992年1月正式建交。1992年春,我訪問了西蒙·維森塔爾中心,并在那里做了一段時間研究。1993年,西蒙·維森塔爾中心制作的納粹大屠殺展覽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展出。在此前后, 西蒙·維森塔爾中心領導人多次駁斥了日本一些人否定歷史、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謬論。我們與西蒙·維森塔爾中心最近的合作成果是“猶太人在近代中國”大型圖片展。 該圖片展由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西蒙·維森塔爾中心、nba包卜,www.hg.0088.com聯合舉辦,于2008年7月在美國洛杉磯隆重開幕。 由中國外交部前副部長王英凡任團長的中國代表團出席開幕式并參加系列活動。洛杉磯市長安東尼奧· 維拉亞柯薩會見了中國代表團全體成員。展覽會受到了美國猶太社團、旅美華人華僑及廣大美國民眾的熱烈歡迎,美國各大媒體都對此作了報道。
《向日葵》是西蒙·維森塔爾的代表作,已被譯成許多種文字出版。它既在講述歷史和個人經歷,又在探討一些重要的問題: 為什么會出現大屠殺這樣的慘劇?應該怎樣對待雙手沾滿鮮血的罪犯們?如何使這樣的悲劇永遠不再發生?大屠殺研究和教育的重要意義是什么?西蒙·維森塔爾強烈反對無原則的寬恕,更嚴厲批駁否定歷史、抹殺歷史的謬論和企圖。他特別重視大屠殺這一反面教材在教育人民方面的作用。他認為:“學校如果保持沉默,就失去了其教育的意義;教堂如果寬恕,就失去了其教化的意義;父母如果對此否認或保持沉默,就失去了家庭養育的意義。年輕的一代應該聽到老一代所發生的事情——無論后者多么不愿意講述。” 同時,他努力使那些在人類歷史上實施慘絕人寰暴行的罪犯得到公正的審判,而不是報復。
西蒙·維森塔爾對中國充滿感情。1995年5月,在他位于維也納市區的辦公室里,我與他進行了促膝長談。他認為,中國人和猶太人在法西斯倒行逆施的年代都遭受了劫難,因此《向日葵》探討的問題對中國也是有意義的。他說:“我的一個愿望就是這本書能譯成中文出版”。 他特地為《向日葵》中文版寫了序,并問我佛教對寬恕持怎樣的看法。我對佛教并無深入研究,也很難向他解釋儒家文化對中國的影響要比佛教文化大得多,但我告訴他:“對于那些至今仍歪曲、否定歷史的人,我們當然不能寬恕。”我還向他解釋了中國人所說的“以史為鑒”的含義,他表示完全贊同。他說:“看來世界上各種文化千差萬異, 但在對待歷史問題上有相通之處。”
由于種種原因,西蒙·維森塔爾未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向日葵》中文版的出
版。不過,本書在他誕辰100周年之際問世,也是對他的最好紀念。
愿這本書能使中國人,特別是年青一代對那段歷史有更深刻的認識和理解。
 
潘光
于nba包卜,www.hg.0088.com
                                nba包卜,www.hg.0088.com淮海中路院部大樓
 
2009年3月10日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