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主頁 > 中心成果 > 正文

美以特殊關系或將迎來轉折點

時間:2019-01-13 17:44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閱讀:
美以特殊關系或將迎來轉折點
 
nba包卜,www.hg.0088.com副主任 汪舒明

   本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宣布從敘利亞全面撤軍。此舉結束了美以兩國政府間親密無間的狀態,或將成為特朗普任內美以特殊關系的轉折點。
  美以特殊關系在經歷了奧巴馬任內長期的危機后,終于迎來了一位高度親以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任近兩年來,美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展現“挺以”姿態的重要舉措:包括在巴以和談上完全偏袒以色列,將美駐以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中支持以色列,退出伊核協議并對伊朗啟動前所未有的嚴厲制裁等。
  這些政策都迎合了美以兩國右翼勢力的愿望。甚至有輿論稱,特朗普的中東政策依據的是內塔尼亞胡的腳本。即使以美以公共事務委員會為代表的美國中右翼游說集團,也難以跟上特朗普在支持以色列方面的政策節奏。
  內塔尼亞胡政府也一直積極營造美以關系親密無間的氛圍,并將此種關系作為關鍵的戰略資產。在特朗普與許多國家的領導人都關系緊張的狀況下,美以兩國領導層卻保持著親密關系,會面頻繁,氣氛和諧。以色列民意也對特朗普有很高的好感度。特朗普宣布遷移美國駐以大使館后,耶路撒冷的一些公共設施就以特朗普命名。今年10月,特朗普對匹茲堡猶太會堂血案的不當反應受到美國猶太社團的廣泛批評。而內塔尼亞胡甘冒與猶太社團對立的風險,一如繼往地為特朗普辯護。
  特朗普上任后,以打擊“伊斯蘭國”為名,向敘利亞派遣了2000多名美軍。這些美軍主要活動在敘利亞東北部與伊拉克接壤的地區,實際上阻斷了伊朗通過伊拉克向敘利亞和真主黨投送力量的重要陸路通道。相當數量美軍在敘利亞的存在,對俄羅斯、伊朗和敘利亞政府都是一個巨大的軍事制衡和威懾,使以色列在敘利亞擁有更大的行動自由打擊伊朗和真主黨,并擁有更多與俄羅斯和伊朗博弈的籌碼。以色列將伊朗軍事力量在敘利亞扎根并打通陸路通道視為嚴重安全威脅,而美軍的存在正是以色列防止此種威脅形成的關鍵戰略依托。
  正因如此,以色列對美國是否從敘利亞撤軍極為關注。今年3月29日,特朗普未與以色列協商,就在一次集會上宣布美國軍隊將在六個月內全面撤離敘利亞,“讓其他人去處理”。此舉讓以色列大為緊張,內塔尼亞胡就這一問題緊急致電特朗普。電話交談中,特朗普重申了美國保障以色列安全的使命。此后,特朗普外交安全團隊重要成員也在不同場合一再向以色列承諾,將阻止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作為美國在敘利亞維持軍事存在的優先目標。
  而這次突如其來的撤軍,凸顯了特朗普時期美國在“中東疲勞癥”下進一步從中東收縮的態勢。美國撤軍敘利亞,將給予業已在敘利亞政府和國際反恐力量圍剿下遭受重創的激進勢力喘息之機。美軍撤出,也將有利于俄羅斯進一步加大其對敘利亞局勢走向的主導權,還給予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聯盟填補真空的戰略機會。
  盡管內塔尼亞胡宣稱,即使美國撤軍,以色列仍然可以保護自己。但以色列輿論依然深深擔憂敘利亞新亂局將大大增加以色列的安全壓力,并將其視為內塔尼亞胡政府的重大外交失敗。
  “以色列被拋棄了”,這種痛楚成為以色列輿論的基調。內塔尼亞胡政府試圖將以色列的安全和命運錨定在特朗普政府親以立場上,但面對一個立場變幻不定的美國總統以及深陷功能性混亂的美國政府,這種愿望就像建立在流沙上的大廈。在經歷了近兩年的親密無間后,特朗普時期的美以特殊關系首次出現了嚴重的裂痕。(本文發表于2018年12月26日《文匯報》)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