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主頁 > 中心成果 > 正文

中美在熱點地區的合作:以中東和阿富汗為例

時間:2019-05-15 12:23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閱讀:
潘光
 
近期,美國輿論界有一種觀點,認為中美關系今后就是競爭關系,幾乎沒有什么合作可言,甚至主張中美“脫鉤”。例如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在最近的講話中居然通篇強調“競爭”,甚至不提一句“合作”。國內學界當然不會同意這種觀點,但在講中美合作時往往只是聚焦于經貿合作“壓艙石”。我個人認為,從長遠來看,中美合作的潛力還十分巨大,而且不限于經貿領域,特別表現在熱點地區。這里,以中美在中東和阿富汗的合作為例談一些事實和看法。
 
在動亂不休的中東:中美之間的合作與協調始終存在
在中東,中美的合作與協調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促進伊拉克的穩定和重建、維護埃及和黎巴嫩的穩定、支持巴以和平進程、對海合會成員國勸和促談、繼續合力反恐和打擊海盜。
先看伊拉克,特朗普的“打擊‘伊斯蘭國’戰斗已結束”的觀點基本被美國軍政高官所否定。美國政府后來改口說還要在敘利亞留駐200軍人,在伊拉克的駐軍則將長期存在。然而,伊拉克的穩定和重建僅靠軍事力量顯然不行,更重要的是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正是在這個領域,中國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目前出售油氣是伊拉克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而伊拉克阿達布、魯邁拉哈法亞三大油田均由中國企業為主的集團經營,其盈利對伊拉克戰后重建起著重要的支撐作用。中國在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建立了領事機構,協助中國企業投資庫區,支持庫區經濟發展,促進庫區與中央政府改善關系,這對伊拉克的穩定發展也有重要意義。
再看埃及和黎巴嫩,中美在打擊極端、恐怖團伙,維護兩國穩定發展方面有著并行不悖的利益。長期以來,美國給予埃、黎大量援助,把兩國視為重要伙伴。同時,中國在埃黎的利益和關切也日益增強。習近平主席2016年初訪問埃及時,中埃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等21項合作文件,中國還援建了蘇伊士運河經貿合作區等重要項目,中埃的安全、反恐、軍事合作也不斷深化。在黎巴嫩,一千多名中國士兵參加了聯合國維和部隊,為這個國家、特別是黎南地區的安全穩定做出了重要貢獻。
中美在巴以沖突問題上雖然存在分歧,但在支持“兩國方案”,反對在被占領土建立新定居點,維護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權益,保障以色列安全等方面立場接近。由于將使館搬到耶路撒冷,又承認戈蘭高地為以色列領土,美國目前難以在巴以之間扮演公正的調解人角色,而中國中東問題特使則繼續在巴以之間努力勸和促談,發揮美國難以發揮的作用。王岐山副主席最近訪問了巴以,中國繼續給予巴勒斯坦人民援助,而以色列則成為“一帶一路”的積極參與者,中以創新合作聯委會運作順利。
海合會成員國都是中美的好朋友,而卡塔爾與沙特、阿聯酋等國的沖突也給中美兩國都出了一個難題。目前,中美都在雙方之間勸和促談。美國進行調解的本錢是在這些國家的軍事基地和與它們的巨額軍售生意,但能源紐帶隨著美國油氣的自給自足正逐漸弱化。而中國與海合會國家的經貿合作正在“一帶一路”框架里迅速發展。沙特在對華供油國名單上長期居于首位,卡塔爾成為對華提供液化天然氣最多的國家之一。中國的義烏和阿聯酋的迪拜已成為中國與中東海上通道的兩大支點—新的“海上絲綢之路”。迪拜“龍城”是中國在世界上最大的海外商品貿易中心,幾千家中國公司在那里經營,生意做得紅紅火火。我在那里見到了從沙特開車過來的一家人,他們解釋為什么跑那么遠來購物:“我們需要的東西這里應有盡有,而且價廉物美。”從長遠來看,中國也許能在促進雙方和解方面發揮更為深層次的作用。
中美都參加了中東反恐和打擊海盜的國際聯合行動,中國的三艘軍艦常年在亞丁灣巡航,為維護海上安全做出了貢獻。2001年“9/11事件”后,中美建立的雙邊反恐合作機制一直運轉良好。兩國所簽的民航安全、集裝箱安全等反恐合作協定在國際間并不多見,發揮著重要作用。中美還舉行了搜救、反恐、戰地醫療等方面聯合演習。這些全球范圍合作,為中美在中東的反恐安全合作創造了良好的氛圍,也在中東產生了直接的效應。中國在吉布提建立的補給基地有助于中國在中東、乃至全球的反恐、搜救、打擊海盜行動。這個基地正好與美國在那里的基地相鄰,又為雙方的合作創造了另一個契機。
我三十年前在布魯金斯學會做研究時的老朋友、現任蘭德公司高級研究員安德魯·斯考普爾在其新著中指出,中國在中東是一條“謹慎的龍”,對美國并不構成威脅,中美之間在中東可以開展合作。我基本同意他的觀點。
 
在戰爭曠日持久的阿富汗:美國軍事存在和中國經濟投入具有互補性
在阿富汗,中美的合作與協調更為具體。在參加中美關于阿富汗問題的對話和研討時,雙方與會者往往會提到《華爾街日報》上刊登的一則趣事:在一個阿富汗小城鎮,一群中國工人正在修筑一條美軍要使用的公路,而保護這些工人的是美國士兵。為此,美國人經常埋怨:只有中國工人還留在阿富汗,其它國家的勞工都“溜了”,只有美國士兵還在阿富汗作戰,其它國家的軍人不是撤走了就是“躲在非戰斗地區”。與這些肯定中國作用的話相反,也有貶斥中國作用的牢騷:“我們在作戰,中國人在賺錢”。無論如何,這樣的話語非常生動地顯示了中美在阿富汗的互補作用:美國的軍事存在需要經濟支撐,中國的經濟投入需要安全保障。目前,美國軍隊的飛機坦克無法打贏戰爭,更難以解決阿富汗的經濟和民生問題,而中國與阿富汗的經貿合作也因安全風險而舉步維艱。例如,僅2004年,就有11名中國工人在阿富汗的暴恐襲擊中喪生,中國企業在阿經營的世界第二大銅礦和阿姆河油田因安全風險而難以運作,阿富汗積極參與“一帶一路”諸多項目的良好愿望也難以落實。顯然,中美在阿富汗只有進行合作,才能達到雙贏局面。需要指出,目前中美在阿富汗已有一些合作,特別在反恐、反毒、培訓方面,如舉辦掃雷培訓、警察培訓等,但還遠遠不足。
當然,中美都認識到,軍事和經濟行動還必須輔之以政治、外交努力。中國早已與塔利班建立了聯系,努力說服塔參與到民族和解進程中來。中國還與巴基斯坦、阿富汗建立了三國協調機制,并支持上合組織參與阿富汗和平重建進程。設在北京的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機制也在發揮作用。中國在阿富汗的勸和促談作用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歐盟阿富汗問題特使羅蘭·考比亞就對我說:“中國在推動阿富汗和平進程方面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時,塔利班長期拒絕與“外國占領軍”美國談判,但經過各方努力,最近雙方的僵持局面總算有了突破:美國政府阿富汗問題特使哈利勒扎德與塔利班官員終于舉行了會談。塔利班仍然拒絕與喀布爾中央政府談判,稱其為“傀儡政府”。不過,只有實現了塔利班與中央政府之間的直接會談,才能為“阿人主導、阿人所有”的和解進程奠定基礎,目前中國和有關各方都在為此努力。
阿富汗戰爭已經成為美國歷史上拖得時間最長的戰爭、人員傷亡和財力耗費十分驚人。奧巴馬執政后就想盡快離開阿富汗,采取了先增兵、取得優勢后再撤軍的戰略,但并沒有如愿。特朗普上臺后采取了相同的策略,但也是事與愿違,難以走出阿富汗這個泥潭。美國人還擔心被人指責撤軍后對爛攤子撒手不管,因此前些年拋出了“大中亞計劃”,想以此拉中亞、南亞周邊國家出錢出力幫助阿富汗戰后重建。不過,連撤軍都無法實現,這計劃后來也就不了了之了。十年前,英國前首相布朗曾正式請求中國、印度出兵阿富汗,中國方面的反應是:除了參加聯合國維和部隊,中國不會派兵去阿富汗。這就引出了一個新問題:目前在阿富汗的外國軍隊撤走后,聯合國維和機制是否要進入阿富汗?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提醒中國領導人:美國遲早是要離開阿富汗的,作為阿富汗的鄰居,中國要為此做好準備。觀察家們一致認為,美國幾乎不可能在沒有中國幫助的情況下順利撤出阿富汗。
 
結論: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
從上述事實可以得出如下結論:
首先,中美雙方在中東和阿富汗均有重要利益,并為維護和拓展自身利益采取行動。美國的行動往往以軍事實力為后盾,而中國的行動往往輔之于經濟合作,例如“一帶一路”倡議。雙方之間存在競爭甚至摩擦,但大多數情況下又具有互補與合作的可能性。
其次,中美雙方在中東和阿富汗的外交努力都十分活躍,雙方的目標并不相同,有時還會發生碰撞,但其軌跡往往并行不悖,許多情況下也具有互補性。倘若中美合力推動某一進程,則取得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再次,上述兩點在中美處理世界其它熱點地區的問題時往往也有所表現。美國前助理國務卿董云裳不久提出,中美關系路線圖應是“共同演進”(co-evolution),這是一個很好的思路。總之,從中美關系發展的曲折歷程看,確實是“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這在熱點地區表現最為突出。
(作者為nba包卜,www.hg.0088.com主任,中國中東學會高級顧問)

 

(責任編輯:admin)